云顶国际娱乐官网

华米黄汪:给每个人一枚物理世界的ID

2014-09-23 22:30 BY 站酷工作室

    miband_top
    下午3点,在五彩城楼上的一间会议室里。前媒体人、现小米产品经理夏勇峰左手戴着一枚普通的腕表,右手一枚黑色的小米手环。在采访间隙,夏勇峰说他们不爱回答“在物联网上有什么布局”一类的问题,一屋的记者都笑了。夏的左边坐着华米科技的CEO黄汪,跟夏一样,黄的腕上也戴着一枚小米手环。不过是橙黄色的,更为鲜亮。

    技术人黄汪

    在华米之前,技术出身的黄汪,他的上一个公众身份是智器的CEO。宅客君知道的智器带有这样的标签:合肥、国产平板、阅读和Z-Watch。

    智器的平板主打了高配低价,在国内发烧友的圈子小有名气;智器的阅读商店智器拿到《互联网出版许可证》;Z-Watch是国内少数几款已经量产的智能手表。在黄汪带着公司的十来年里,身处合肥的智器一直偏安一隅。黄汪告诉宅客君:在过去7-8个月里,他们的主力都在小米手环的研发上,而华米就是他们和小米为了这个项目专门成立的合资公司。

    宅客君问到黄汪,放弃之前的业务,全力投入小米手环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黄汪的回答纠正了这个问题”不是放弃之前的业务,而是给手环最高的优先级“,但他最终没有给一个明确的答案。现任小米生态链产品总监的夏勇峰告诉我们,在手环上小米给到华米的支持包括资金、品牌、渠道、产品对接、生产等等。

    黄汪过去经营的圈子是一个发烧友的小圈子,更像3、4年前的小米;而黄汪在这里看到的可能是过去十年自己都没有达到的体量。

    物理世界的ID

    给每个普通人一个电子ID是夏勇峰在小米手环上一直强调的定位。产品端,华米在这里主要负责软硬件的研发,而小米生态链的同学则担起手环和小米产品线的对接(比如MIUI、比如小米路由)。

    为什么是一枚手环?夏勇峰说其他的形态比如手表,太大太重,难以全天随身佩戴。作为一枚电子ID,手环团队对它的理想期待是一天24小时贴身的佩戴。

    虽然现在看起来小米手环不过也就是一枚运动+睡眠的手环,但团队把电子ID看作是后期服务和行为的一个起点:

    当手环靠近时解锁手机(这个已经实现);

    比如为了保护儿童的视力,当小孩子靠得跟电视足够近时,电视屏幕就熄灭,孩子走远一点又重新继续播放;

    比如检测到你看着电视睡着了,电视也自动关机;

    第一种场景简单粗暴,第二种场景即是绑定了一个ID(确认这是一个小孩),第三种则是通过传感器检测状态。简言之,这些都是基于感知触发的服务(IFTTT也好、大数据也好)。

    黄汪表示现在基于手环还有大量的事要做,比如虽然国内有很多手环,但少有产品能把运动和睡眠数据做到十分精确;除此之外,小米手环正跟MIUI的其他产品对接;还有正在研发不具名的新品。

    互联网的基础设施

    小米在喊了3年的”为发烧而生“之后,今年转身变成”让每个人都享受科技的乐趣(Innovation for Everyone)”。这也是小米打心眼里认为自己不再(至少是不甘于)仅仅是分割移动设备里一块垂直的市场。

    小米69元的移动电源可以说是它生态扩张的一个标杆,也可以说是for everyone,但不是innovation。小米手环从一方面可以说是小米系列价格屠杀、收割市场的延续,但手环作为电子ID是第一款能串连起多终端并激发可能性的产品——这是其他厂商没有做也不可能做的方式。

    小米的流量、营销能力和供应链整合能力在它继续铺设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路上会无可避免地伤害甚至碾压过一些竞品,避免跟巨头硬碰硬的方式无非是垂直,或者壕高城深,或者找到一种新的共生方式。

    相关:
    智能家居的策略谁都会讲,能做出来才是关键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