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国际娱乐官网

黄通兵:从工程师到CEO的成长

2014-09-23 22:28 BY 站酷工作室

    坐在我面前,是一个发际线堪忧的30多岁男人,手里拿着我的名片拨弄着,一点没有久经世故的感觉。

    黄通兵以前是一位工程师,当然现在也还是,只不过他更愿意用七鑫易维创始人兼CEO这个头衔。但是他以前不喜欢做管理工作,觉得那是浪费时间,更喜欢做工程师的工作。如今作为公司CEO,他超过一半的时间都花在管理上,而且不再讨厌了。期间的转变过程有很多有趣的故事。

    工作就是业余爱好

    黄通兵属猴,小时候是个非常活跃的人,可能是有点太活跃,爷爷让他通过钓鱼来学会集中精力做一件事。他从小学开始有两个爱好:画画和鼓捣科技产品,参加过很多绘画比赛。到了大学,他说他是“无线电爱好者,又是电脑爱好者,硬件软件我都玩,当时也在学校的航模队。”

    他从沈阳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留在学校当老师。大学当老师课少轻松,更多时候在做一些项目。那时候的他比较单纯,根本不相信自己的东西能够卖出去,所以当他第一次把自己做的软件卖给沈阳601研究所时,成就感给他带来了更大的自信。

    “开始的时候我不敢相信这东西能卖出去,他们也不相信我们学校能做出这样的东西。后来他们觉得改吧改吧可以用,就改吧改吧卖给他们了。所以啊,做了这第一笔单后就有有信心了。”

    因为这个软件,他认识了北京的一个老板,并开始合作卖这款软件。他来到北京,两个一起创办了公司,他继续做工程师,负责技术开发和维护。然而虽然作为创始员工给公司带来了产品,黄通兵表示他在这家公司完全没有股份。三年后,在2008年,他离开了这家公司。

    “从以前的公司出来,是因为与合作伙伴有些矛盾,当时也有点傲气吧,觉得很多东西自己可以做,为什么要拿这点工资屈生于此呢?自己的想法得不到认可,在一个单位待了三年,也差不多了。”

    黄通兵一直做着他喜欢做的事情,追随他小时候的爱好,对不喜欢的管理工作则不去问津。但至此也开始改变了。为什么突然有了这样的信心呢?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发现骨子里的一些东西

    “我觉得我骨子里有一些东西自己没发现,但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发现自己是有这个能力的。”

    他讲了自己经历的一件小事:

    “有一次在北京,下大雨,路上堵车,我也堵在中间,就买了一份电脑报。可我电脑报都看完了,又翻了一遍,结果还在堵,就想交警怎么还不来疏导一下。正要打电话叫交警,发现外面已经站着好几个了,我想:交警来了怎么还不疏通呢?于是就下去看,不就是前面有水过不了吗,有车被淹了,那就想办法呗。被淹的车叫了拖车,但拖车也堵着进不来,后来我想,这事儿简单,我走到那个快要被淹的车那里,对他说:‘出来吧,这样肯定过不去啊。你这样,跟我一起把后面的车全部疏出去。’于是我带着他一起一个一个地去敲窗户。我也不知道水多深,就按夸张点的说水一米多深,反正过不去,多的话不说。一直走到十字路口,大概走了有300米,沿途公交车、拖车都堵在路上,但没理他们,我们就跟小车说,因为窗户矮,因为我们知道这些车走了,公交车也会跟着。一直走到十字路口最后面那辆车,跟他说情况。最后一辆车是可以倒的,前面的倒不了,其它路口居然还有车想进来。我说,这样子,让这车倒一下,分流到别处,后面的车不要让他们进来了。我跟后面那几个车说你们往后倒,他们开始倒了,再前面的车就不用我说了,他们自动开始往后倒,已经知道前面过不去,后面又倒开来了,所以他们就都开始倒。于是我慢条斯理地走到我的车,差不多进了车后,就可以倒出去了。”

    虽然这是件小事,但黄通兵想:这个社会有这么多人不知道在忙什么,明明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他们不去做,其实有什么复杂的呢?就是两个人做的事情,几百个人在那边耗着。他机智地拉最前面那辆车的人“入伙”,因为他知道那人最急,水很快就要淹过来了。

    类似的事情挺多的,经历过几次后,他开始觉得自己其实也适合做一些管理的工作。

    属于自己的公司

    黄通兵离开前公司后休整了一年,这一年中也没有完全闲着,他申请了眼控技术的专利,然后创立了现在的七鑫易维。在新的公司里他拥有80%左右的股权。

    在成立后的几个月里,新公司只有他一个人。之前他觉得“很多东西自己也能做”,但真正自己接手销售的事情后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很多订单都需要在饭桌上完成,而他不喜欢这样的饭局,在一起喝酒时仍表现得像个工程师,而不是商人。但通过之前积累的人脉(他在工程师界有一定的影响力),把销售的工作外包出去,公司业务得以维持。这不是长久之计,他还是需要一个负责市场的人。

    黄通兵招到一个牛人,这个人曾经为日本天皇的弟弟做翻译,在他的帮助下,公司在2011年找到方向,做得比较好,但后来他因身体原因离开了。现在负责这块的是彭凡。

    新公司主要是一些研发人员,他们招的多是博士毕业生,最少是研究生。黄通兵说最大的困难都是技术上的,眼球追踪技术是门槛很高的一项技术,完全没有方向,所以每个方向都要去尝试。但即便找到需要解决的问题,也要考虑市场需求和商业可行性,判断方案是否可行的核心是成本,所以经常会因为成本否掉一些方案,一些工程师无法适应,因此也走了一些人。

    有人进来有人离开,创业公司需要在人员流动的情况下成长起来。七鑫易维谨慎地扩张着团队,目前员工只有20多人。

    眼控技术是这家技术导向公司的核心。2009年他们开始把眼控仪销售给ALS人群(渐冻人),与相关的残疾人协会进行合作。使用他们产品的人当中,渐冻人王甲比较知名,上过鲁豫有约,并著有《人生没有假如》。

    七鑫易维在眼控方面的核心技术让他们获得了与欧美一些公司的合作机会,在国内,包括微软、联想、暴风影音都在与他们寻求合作。他们将继续保持领先的技术,并主攻一些专业市场。

    现在的黄通兵大概一半的时间是工程师,一半的时间做管理,未来管理的时间会更多。他仍然不喜欢酒桌上的生意,但已经学会了不再以工程师的身份,而是管理者(CEO)的身份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