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国际娱乐官网

Google Sundar Pichai:印度是个令人兴奋的市场,与三

2014-09-23 22:28 BY 站酷工作室

    “移动领域最有权势的男人”却淡泊名利。当被问到如何看待这个称呼时,他表示:“在移动领域有太多有权势的男性和女性。我很幸运成为其中一员,但绝不认为自己是最有权势的那个。”

    42岁、身材高大、说话轻声细语的Sundar Pichai是Google的高级副总裁,负责Android、Chrome和Google Apps。一直有传言他有望成为Microsoft的CEO,也一直有人猜测他未来会掌管Google,他回应道:“Larry将长期效力于Google,所以那只是个假设的问题。”

    Pichai坦言对于Google在印度的运营情况不甚了解,尽管他补充道,“我每天都在TOL上查看印度新闻。”

    当被问到是否知道自己在印度已经家喻户晓时,他表示很想念家乡,同时也很兴奋,印度很有潜力,现在将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力,他在印度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以下是完整访谈:

    你在印度家庭中已经家喻户晓,这有改变你的生活吗?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我的确感受到了一种支持,尽管我并不认识这些人。我现在所做的可以影响许多人的生活,但这并没有切实地影响到我的日常生活,我和往常一样忙碌。

    当我到印度时,我感受了这种情绪并很珍惜,我很想念家乡同时也很兴奋。印度一直很有潜力,如今将会产生更大的影响。每次最触动我的是,印度人民的愿景是独一无二且不可比拟的。不论背景如何,他们的需求都很旺盛。

    在Google,我们认为印度在未来几年会成为Android最大的增长来源。像Android One(旨在提供更廉价的智能手机)已经在印度出现,我们想在这里先做着,然后作为示范推广到别的地方。

    如何看待自己被称为移动领域最有权势的男人?

    在移动领域有太多有权势的男性和女性。我很幸运成为其中一员。但我绝不认为自己是最有权势的那个。

    Android生态系统几乎是马基雅弗利主义的(不择手段运用权术)。你有三星这个强大的盟友,它也是一个潜在的主要竞争对手。你还有其他许多和三星竞争的合作伙伴,长期来看这是可持续的吗?

    的确,这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但是我们的目的很简单而且中立。我们以非常开放的形式运营Android,并和所有伙伴紧密合作。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和三星合作,但是也一直支持其他合作伙伴。当然,生态系统中的情况在不断发展,有时人们看到的模式可能并不存在。但是我们并不制定战略,不会只利于某一方。所以,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你一直负责Android,这可归功于你的外交技巧。这些技巧在这种复杂环境中肯定能派上用场吧?

    我们总是采取长远的眼光,我认为合作很重要。合作伙伴们也尝试做正确的事,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表现出良好的意愿。我相信Android的开放平台很有帮助。

    如果要对三星、苹果、微软、Facebook和亚马逊做一个排名,以他们可能对你产生的威胁或阻碍为标准,你会如何排名?

    三星是很有价值的合作伙伴,从长远角度看其他伙伴都是非常成功的公司——很像Google。但我们对Android的规划和其他公司在做什么关系不大。拿Android One来说,我们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在做我们自己的事。当然,在某些市场我们会重叠,会产生竞争。我们会在一些潜在的领域合作,我希望微软的Office能和Android合作,以及其他公司和Android的合作。这个充满竞争的世界远比人们想象的复杂。如果运营的平台达到一定规模,就要确保它是真的开放,只有这样,才能共赢。

    Google的产品在印度表现如何?

    Android的用户基础每年增加大约三倍。在搜索、地图、Chrome和YouTube等核心产品和服务上,印度是我们最强大的市场之一。就收入而言,这儿无疑有巨大潜力,不然也不会做Android One了。印度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我们不能想当然地对待它,必须要和它一起发展。

    关于街景目前有很多争论?

    虽然没有完全了解情况,但我是这款产品的粉丝。希望我们能和政府一起负责任地解决这些问题。在一些争议最大的国家,街景发布后却变得非常受欢迎,我相信在印度也会是这样。

    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能应付印度的道路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当我们在做项目时,知道无论结果如何,它们终将是有效的,因为我们旨在做些转换性的事情。我不知道汽车在第一天是否能撑得住印度的道路,但技术仍然是特别重要的,因为我们正采用的硬件和软件的结合真的能发展最先进的驾驶方式。

    多久会在美国道路上出现?

    Google的团队即便是在我这儿都有很大的自主权,但是汽车发展很快。我每几个月开一次都惊讶于它们的进步,我希望能很快看到它们。但面临的挑战是要达到能对人们有用。它就像一辆电动汽车,必须找到一种情境让它成为对人们有用的消费产品。

    在你负责的产品组合里,哪一个的影响力会最大?

    我认为我们正在做的,结合Android和Chrome的计算机平台将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影响人们的生活。40年后我们会有大概16亿到17亿的PC用户,而Android在10年内就能实现。一个智能手机和一台电脑并无区别。很多时候我们并未真正理解每个人都能拥有知识的力量,我认为最有影响力的是让计算到达每个人的手中的过程,而非产品本身。

    你怎么看可穿戴设备?

    我们还在早期阶段。让计算机服务于人,仍有很多要做的。可穿戴设备将首先关注实现正确的价值,只有过了这个阶段我们才会开始考虑成本,但Android可以规模化地推动这个过程。希望很快就能像手机一样,也会有入门到高端、不同价位以及各种类型的可穿戴设备。

    说说Android TV的最新情况吧?

    很多人对此都很感兴趣。我希望2015年能出现Android TV的解决方案。我们正在和原始设备制造商合作,尽管还处于早期阶段。当然,印度是一个独特的市场,只有人们内化了市场并发展它,解决方案才有效。

    在电视这一块儿,可以创建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走到电视前,说出一个节目的名称,它就会为你播放。印度电视市场结构不同于美国,可以在这儿以更快的步伐驱动创新,创造一些别的地方无法实现的在Android TV之上的东西。

    为什么在Google和硅谷有这么多印度人能出人头地?

    印度人对于教育赋予的价值,以及对于学习技术的兴趣可能是一大原因。

    你怎么看设立在印度的企业?

    从历史上看,当企业有资本和承担风险的信心时,创业环境很好。我开始在印度看到了这一点。印度企业的优势在于国内市场的规模。如果你在一个只有300万人口的小国家,你别无选择只能从一开始就定位全球。但是在印度,你可以一开始专注国内市场然后扩展到国外,中国已经这样做了一段时间。

    有传言说,在Satya Nadella上任前,你是微软CEO的竞争者。

    我无法作出评论,我很忠于正在做的,我热爱计算机。

    会梦想某天成为Google的CEO吗?

    Larry Page将长期效力于Google,所以那只是个假设的问题。我们有共同的愿景,处于一段共同的旅途中,我也很乐意这样做。

    Via Timesofin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