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国际娱乐官网

创意家:又一家向Quirky致敬的创业公司

2014-09-23 22:28 BY 站酷工作室

    2012年底我编译了一篇题为《创意工厂Quirky:把你的创意做成产品卖到世界各地》的文章,介绍了一个叫Quirky的模式: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创意,但你自己不具备产品化和销售的能力,Quirky会帮你解决创意之外的所有问题——分析可行性,进一步完善创意、精细设计、生产、大批量发行。      

    那时候除了像我这种整天逛海外科技网站的科技作者之外,只有很少一部分对先锋事物很敏感的人群知道这种模式,而其巨额的融资和很多不菲的成绩(蛇型插座Pivot Power、数据线分离底座Cordies等动辄几十万销量的Quirky单品)让很多人都跃跃欲试,欲成为Quirky在中国的门徒。 但是他们都没成功。 原因,雷锋网同样有一篇题为《为什么中国没有Quirky?》的文章,对原因作了一些分析:    

     "老美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创新,在于他们愿意分享懂得分享,各种思维碰撞出的火花也就更多,国人一旦有个不错的点子,总是藏着掖着,生怕被人偷去。想要让他们把这些不错的设计方案放到网上来,然后告诉他们,一旦做成了就跟他们分钱,多数人应该是不愿意的。"     一位工业设计师论坛的运营者评价道:“中国当前的绝大部分产品企业并不是设计见长,模仿依旧是主旋律,创意保护几乎等于零。”     

    Quirky有什么?     

    很好的分享精神,设备完善的原型开发工作室(众多创客空间),在亚洲有产品工厂,有庞大的分销系统——遍布35个国家35000个零售终端,更重要的是,Quirky在纽约,那里聚集了全世界最好的设计师以和他们无处发泄的创意,纽约大大小小的创客工坊加起来可能有中国的总额那么多。 

    相比起来,中国的土壤就没有那么好。虽然先烈在前,但仍然有很多公司仍然“贼心不死”,比如想做消费电子的Quirky的知趣、Emie和太火鸟,步丢(儿童房丢鞋)想做童装行业的Quirky,“创意家”想做家居行业的Quirky,并且他们都笃信自己能做成。

    制造端和销售端不是最能拉开差距的门槛,在国内,创意保护是最重要的。“很多工业设计师都有自己的‘压箱宝’,不轻易示人,怕被人抄。”创意家的创始人Mark介绍道。     

    为此,创意家和知识产权交易相关部门达成了合作,为设计师提供免费的知识产权登记和保护工作, 但这肯定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甚至不能解决大部分问题。

    “所以只能快,把设计尽快实现出来并卖出去,然后赶紧迭代下一版,即使有人抄袭,也能领先别人几个月。”     

    “前面的人摔过的跤,你能不能绕过去?”小编。


    “我们分析了Quirky和目前国内的类似平台,找出各自的长短板,长板巩固,短板努力完善或整合相应资源,前人摔过的跤是最好的经验,有些是需要绕行,有些必须死磕下去。”Mark。    

    在做创意家之前,Mark做了10年的设计师,他理解这群人的思维方式和处境,而且他也有一种执念:要让更多设计师的劳动得到应有回报。

    这里提一个看似不相干的小细节:这次采访是Mark主动找到我的——创业者找到科技记者求报道,很常见——但采访结束的时候他提出要为报道付费:“你为我付出了劳动,我就应该给你回报”。

    小编后来在朋友圈里更新一条状态:“在科技行业的这两年学到的很重要的一课就是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也是对这个细节的感慨。   

     Mark信奉“买得到的设计才是好设计”。他无数次地听到很多设计师放言“我这个设计做出来,苹果都要刮目相看”,但是,你倒是做出来啊?    

    “好的设计师都是半个艺术家,食不了人间烟火,擅长做设计,却对生产、市场、渠道无计可施,而且有可能放不下身段。”Mark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当设计师的经纪人吧,阳春白雪的设计归他们,其余的事情都交给我们。”

    “其余的事情”包括众筹(预售)、发动社区的力量让设计师的作品更接地气、生产、销售等等。     

    创意家刚刚启动不久,拿不出很多成功案例。有一个NUDE衣帽架,在创意家的预售平台上预售额度超过了10万。不久前,这个衣帽架在来自60个国家的4791份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德国红点Best of the best至尊大奖。从早期的知识产品保护、产品开模生产过程中的专业设计顾问、生产工厂等渠道对接到产品首批下厂后的推广与销售,创意家把积累的资源都开放给设计师。     

    和其他细分领域的Quirky门徒一样,创意家的路径也还有待验证。我和Mark只在一个咖啡厅里聊了两个小时,他想做这件事,但他有多少本钱,其实小编不完全知道。或者在面对投资人以及尚未建立默契的设计师时,Mark也需要回答这个问题。